新闻中心

企业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企业资讯

黄博士自述

发布时间:2017-08-08 09:21:48 | 浏览次数:

她是弃文从医队伍中的特殊一员,弃的是英文,从的是中医;她是横跨两岸多地的医学讲师,精通古老的中医保健自然疗法和现代的天然排毒抗衰老疗法。她,能有效治愈过敏性鼻炎、鼻窦炎、咽喉炎、中耳炎、肺炎,预防肺癌的发生,她就是呼吸道排毒“芬多萜”产品的研发人——黄圆媛医师。今天,通过黄圆媛医师的自述,让您更全面的认识黄博士,一个为梦想能死磕自己到1万天的superwoman。

梦想就是对残酷现实的反抗

文/黄博士


我从小就有先天性心脏病、过敏性鼻炎和哮喘,记得小学时作文题目是《我的志愿》,咳的喘不过气、嘴唇发紫的自己只希望能活过冬天,并坚信寒冬总会过去,春天总会来临的。如果能长大,从病人的位子做到医师的位子,这就是我的志愿。

父亲坚信中医,从小用中药调整我的体质,渐渐的我从弱不禁风的丑小鸭变成亭亭玉立的白天鹅。读大学时我选了外文系,后来才发现自己读错了,渐渐兴起想读中医的念头,当一名悬壶济世的中医师。


第一次告诉母亲我的梦想时,漫不经心在听我说话的母亲,突然大笑后从椅子上跌落在地上对着我说:“痴人说梦话!先别说医学有多艰涩,你见过有病猫子穿起白袍当大夫的吗?”母亲努力让我认清现实,但是这一切被我的父亲看在了眼里。后来我的父亲因为白血病去广州看中医时,默默的在广州中医药大学帮我买了一整套中医的教材书,带回台湾给我读。


这是1980年我的故事,时隔二三十年过去了,现在我已经是中医学的博士,执业资格医师,致力于攻克曾经深深折磨我、带给我苦难童年的病症。

我毕生一直坚持做两件事,一是教育出优秀的孩子,为社会、为国家所用,另一件事就是推广我天然环保无毒治病的理念。而这两个看似没有联系的坚持却最终交织在一起,碰撞出最绚丽的火花。


2011年,我的儿子吴季龙因为参加奥林匹克生物竞赛拿到上海市第一名、全国银牌奖而保送到北京清华大学化工系,来到“雾霾之都”——北京。之后,季龙把我研发的中药植物配方拿到清华大学的实验室里不断的做实验,最终完成制剂产品,不仅治好了自己和孩子的鼻炎,更是治愈了上万例的呼吸道患者,甚至挽救过病危的生命。

为了实现我的梦想,我卖了我在上海所有的房子执着于研发出能攻克临床上最难啃的硬骨头—鼻炎。家人觉得我都读到了医学博士又懂易经,闭着眼睛都可以赚钱,不好好去大医院上班,却整天研发天然、安全、无毒的植物疗法,所以对于这样坚持的执着,他们表示不理解。


然而在我看来,当今环境中充满了各种毒,看不到并不表示不存在。日益严重的雾霾天、毒奶粉、地沟油、毒胶囊、塑化剂、三聚氰胺、农药、重金属、养殖业喂养激素等危及生存安全的大问题,反映了大多数人对于『细菌病毒』、『生活环境各种毒物』及『排毒方法』的一知半解、观念错误及混淆不清。作为一名捍卫生命安全的医生,我要的的是生不是死,只有将生活中的毒素去除,让天空有蓝天,大地不污染,人们喝上更干净的水、拒绝食用农药、激素、抗生素的食物,身体才能远离疾病。为了更好地发扬中医治未病理念,提高人民健康水平,我认为更加应该倡导『排毒的重要』,甚至推广『排毒运动』,用正确的方法排除身体毒素,净化身体来提升自体免疫力与自愈能力,降低慢性疾病的发生率以减少国家医疗资源的浪费。


2014年,我和儿子共同研发的从植物芬多精里萃取的萜类衍生物、第一款用于治疗呼吸道疾病的产品——芬多萜终于问世。


其实我可以成为“名医”,因为有很高的治愈率,所以有人开始为我策划具有中国特色的名医方案,出几万元的高价来包装我成为名医,也有人出高价要买断我的产品垄断市场,这些都被我一一拒绝,因为我知道未来会有很多家庭将有可能罹患肺癌,而这些家庭大部分收入不高,会被癌症拖垮,我希望能用几百元卖给他们,这样每个家庭都消费的起,这就是我最大的梦想。

这一路上走来,被我治愈的患者越来越多,也就是他们无私地默默给予我全力帮助与支持,让我得以实现我的梦想。厂家免费为我开模生产,设计师在没有任何报酬下帮我出设计图稿,北京市华夏中医药发展基金会甚至无偿帮我成立专项基金会,协助倡导我天然环保无毒治病的理念。

苦难是一种财富,只有从苦难中萃取的智慧,才能成为浴火凤凰,不破不立才能重生。我们只有一个地球,不要再去污染它,我们只有一次生命,好好珍惜健康,坚持环保自然疗法,只要坚持,梦想一定能实现。感恩一路有你们。

黄圆媛医师,台湾人,中医学博士,执业资格医师,北京市华夏中医药发展基金会天然排毒抗衰老专项基金副会长,自然医学讲师,在德国,美国进修自然医学并精研易经作为医学心理学为患者服务。

©200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杏安健康-保养堂(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禁止非法复制 京ICP备18028528号-1